不酷少女AKiNo

【相良同人】成为不良少女吧 「6」

        “哈?”藤井一脸嫌弃地看着拉住自己的纱子,嗤笑一声,“少骗人了。”

        “真的,我说的是真的......”纱子用手背擦了擦眼角挤出的眼泪,“我不小心被那些人缠上了,必须要帮他们干活,才会放过我!”


       “什么?开久的人吗?”

       “不是的,是比开久还厉害的人......是......黑帮一类的......”


        几个不良少女呆呆地互相看看,一时不知道纱子说的是真是假。


        藤井慢慢地蹲下,再次揪住了纱子的头发,“我说,编谎话骗我们的下场,可是很严重哦。”


        纱子因为受到拉扯,疼得呲牙咧嘴,只能艰难地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完整的话:“真的,那些人,连开久也要躲着他们。”


         “开久......骗人的吧。”


        “真的......我说的是真的......他们......最近好像在到处找开久的人......报仇......”


        “什么嘛!”一个不良少女暴躁地说道,看起来对于纱子的话并不相信。


        然而,她扬起的巴掌竟然被藤井拦住了,藤井一脸认真地对着纱子说:“喂,你再详细说说。”


       “那个......那个......其他情况......我也不清楚了......只是被他们抓住,当中间人......送钱......”

       纱子咽了口唾沫,继续说:“大概是......因为他们要躲起来......偷袭开久吧......”


        藤井略一沉思,转头吩咐手下先回去。一时间,逼仄的巷道只剩下她们俩个人。


        俩人慢慢地松开了对方,纱子因体力透支,不得不趴在地上。


        “你说的,是真的?”藤井蹲在纱子面前,气势汹汹地问。


        “是......”

        “开久也怕他们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      “他们......嗯......是黑帮一样的组织......很厉害......但......行事很低调......好像叫......青山帮......”


         “青山帮......”

        藤井低头沉思起来,这或许是个不错的机会......


        “喂,要是我告诉开久会怎样?”

        “千万不行!他们......他们已经埋伏开久半个月了!如果......”

        藤井笑着把纱子从地上拉起来,把公文包重重地放到她手中:“这样吧,你带我去你们交易的场所。”

        “这......遇到开久怎么办.......”纱子不知所措地看着,挂起了虚伪的笑容的藤井。

        “放心,那正好。”说完,还拍了拍纱子的肩膀。

        “好吧......”


        两个人,一前一后,走在人流愈来愈稀少的街道上,穿梭,来往,像是游走在某种布局中的棋子。


        渐渐地接近昨天约定的地点,纱子心里越来越紧张,她不住四下张望,却仍没看到开久的影子。

        身后藤井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懒散,还不时发出几声轻哼。

        如果,失败了,藤井肯定会.......


        “拜托了拜托了......

        出现吧......”

        纱子暗暗祈求着。


        突然,前方的拐角走出了一行不良少年,是开久。


        两方人几乎同时认出了对方,一个开久的小弟迅速地冲上来,单手掐住了藤井的脖子,恶狠狠地说:“你这个女人,还敢出现在我们开久面前!”


        “啊,藤井希美。”相良缓缓踱着步,走到她身边,“知不知道,你的小把戏,让我们多烦恼?”



        藤井出于本能,抓住了掐着自己喉咙的那只手,艰难地说:“我......我知道......相良哥......我这次......是来谢罪的......”

        相良冲手下抬了抬下颚,示意他把藤井放开。

        一松手,藤井就不住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抬起头,却是一副败犬向主人邀功的神情:“相良哥,我......我带来了青山帮的情报哦。”

        “什么?”

       “青山帮计划着偷袭你们,就在这附近埋伏着呢。”


        “青山帮......”

        “青山帮?”

        开久的人互相看看,对于这个陌生的名词,每个人脸上都是写满了疑惑。


        智司瞄了一眼灰头土脸站在一旁的纱子,拍了拍相良的肩膀,低声说:“被耍了。”


        相良点点头,单眉上挑:“给我好好教育教育这个女人。”


        眼见着开久的人重又扑上要来抓住自己,藤井希美惊慌地哀求:“我没有说谎啊!真的!”

        手臂被人反剪在背后,她挣扎着转身,狠狠地瞪着纱子:“就算......就算是假的......也是她告诉我的!是她,是她骗你们的!”


        相良露出了长辈面对幼童般的微笑。



        “哦,她呀。”



        “是我们的人哦。”





【相良同人】成为不良少女吧 「5」

          第二天。

         整整一天,教室角落的位置都是空着的。班主任轻描淡写,说是苍本同学感冒了。

        倒是一个跟班先沉不住气,悄悄地问藤井:“大姐大,怎么办,不会是那天下手太重,出什么事了吧。”

        藤井满脸不耐烦地说:“少啰嗦,那关我们什么事。”

        沉默了一会儿,她看着手下不安的神情,双臂交叉着后仰,徐徐吐出:“就是现在有些无聊罢了。”


        表面上,好像无所畏惧,其实她心里再为更麻烦的事情暗暗担心。前几日自己实在太过分,要被开久的人知道该怎么办啊......


        时间在雨季变得粘稠不堪,湿湿嗒嗒地总算拖到了放学。几个不良少女大摇大摆地走出教室。

        藤井希美无聊地扫视四周,失望地说:“还真是无聊啊......”


        “没了课后的休闲项目真是不习惯啊。”

        “是呀,苍本真是没用。”

        “也是啊,无聊。”

        “不如今天去看漫画,怎么样,希美姐?”


        藤井回头看着叽叽喳喳的手下们,笑着说:“好吧”


        “不过希美姐也真是厉害,完全不怕开久的人。”一不良少女不无奉承地说着。

       藤井嘴角一扬:“什么嘛,我不过是知道几条秘密小路罢了。倒是你们,别整天瞎担心。”



        一行人快要走到校门的时候,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——苍本纱子,确切地说,是精心打扮了的苍本纱子。她混在放学的人群中急急地走着,可是仍然很显眼——平日里披散着的长发用红色蝴蝶结扎成了马尾辫。


        几个不良少女相视一笑,小跑着跟了上去。




        拜托了拜托了......

        我也只能做到这种地步了......

        拜托了......

        拜托了......


        纱子口中念念叨叨,步伐却越走越快。

        在拐进小巷的时候,她的小腿肚子突然挨了一脚,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,整个人狠狠摔在地上。


        纱子慢慢地爬起来,手忙脚乱地拾起甩出去的书包,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
        嘲弄的话语和拳打脚踢,一如既往,甚至是,缺少新意。少女们尽情宣泄着那无处安放的,青春期的狂躁。

        布满乌云的天空,是这聒噪的交响团,唯一的背景板。


        然而无论少女们怎样猛烈的进攻,纱子的手臂始终紧紧地抱着鼓鼓的公文包。


        终于,这引起了藤井她们的注意。


        “喂!”藤井一把扯住纱子的头发,另一只手牢牢抓住了公文包,“什么东西啊?乖乖交出来,快点!”


        纱子紧闭着双眼喊道:“这个不可以!”


        不出意料,她根本不是藤井的对手,公文包本轻而易举地抢走。

        藤井打开包,发现里面装着的,似乎是几捆金额不小的现钞。

        她得意地冲纱子摆摆手,说:“真是的,有礼物要早说嘛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
        就在她们要离开的时候,纱子突然从地上跳起来,扑住了藤井希美,双手紧紧地环抱住她的腰。


        “求求你们了!还给我吧!这是要给那群人的!”


      

        “不按时拿过去的话,我会被杀死的!”

【相良同人】成为不良少女吧 「4」

        “那个......那个......你们不是要找藤井算账吗?可......可不可以......想办法......让她放过我......”

       不知是因为同时被这么多人凶神恶煞地盯着,还是因为腿伤复发,纱子的膝盖一阵阵的抽痛,声音也开始发抖。

        “哈?你是在命令我们吗?”金发少年似乎被激怒了,下意识压低一侧的眉毛,手插在兜里,直直地走近。

        眼看着少年不耐烦的面庞离自己越来越近,纱子心底生出一股寒意,不知所措,干脆猛地弯下了腰,将头深深地埋下。

        被面前少女突然的鞠躬吓了一跳,金发少年一愣,在她面前站定了。

         这时,一直沉默着的飞机头少年走上前说:“藤井的账,我们自会算清楚。至于你,开久是不可能收女人的。”

         “求求你们了!”纱子保持着夸张的鞠躬姿势,哀求着,眼泪莫名地浸润了眼眶,“不管是站岗放哨,还是其他的,我什么都可以!”

        开久的人齐齐地注视着她,脸上带有些好奇,带有些不屑。

        “为什么?”金发少年眯起眼睛盯着她。


        “我不想再被欺负了,真的,真的不想再过这种生活了,哪怕有一丝可能也可以!”


        他看着眼前一股脑说了很多话的少女,她的肩膀微微颤抖,因重重地喘着粗气。


        不想再被欺负了......


        不想再被欺负了......

        他在心里重复着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一时间,陷入了沉默。

        恍惚中,听见遥远的鸦声。


        “有意思。”金发少年回过神来,换上了一副戏虐的表情,“那么......先试验一下你吧。”

        “喂,相良!”飞机头少年一脸不解地低声制止。

        相良向身后摆了摆手算作回应。

       继而,一字一顿:“明天,给我把藤井带到这里来。”

        “唉......唉?”

        “这都办不到啊......那......”

        “我......我......我去试试吧......”纱子涨红着脸说完,身体已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栗。


        相良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领着浩浩荡荡的一帮人走了过去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纱子愣在原地,脑海里全是,少年那令人不寒而栗的,锐利目光。

        那是一种掺杂着愉悦的,捕食者的注视。

 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自己选择的,究竟是暗井的出口,还是......深渊的边缘?


       


         暮色的街道。

        “喂,相良,为什么要收女人做开久的小弟,传出去会被笑话的!”

        “啊,好了,好了。”一如既往的,慵懒的声音,“谁说收作小弟了,只是利用,利用一下而已。”


       “毕竟啊......那种人,最不引人注目了。”

     

       昏昏暗暗中,又或许是谁,踩爆了一只空易拉罐。

【相良同人】成为不良少女吧 「3」

        清晨,虽然很早就醒了,纱子却一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身体仿佛要散架了一样,各个部位都不时传来疼痛感。

        今天,也会挨打吧......

        纱子不情不愿地用双臂支撑起自己的身子,脑海里猛然闪过昨天和不良的对话。



        “要是知道你隐瞒了消息,绕不了你!”


        

       或许......可以求助于他们?


        一个大胆而可怕的想法,在枯树的根茎间悄悄地萌发,或许是新枝,或许是不自量力的毁灭。


        一样的场景,一样的角色,对苍本纱子的欺凌依然是今天的戏码,唯一不同的是,窗外的乌云,淡了很多。

        纱子两只手护住头部,蜷缩着躺在角落里,努力不让自己晕厥过去。

        过了许久,也许是看纱子没有什么反应了,几个不良少女互相对视一眼,不知谁先开口说:“好无聊啊,希美姐,今天就这样吧。”

        希美低头补踹了一脚,抬头冲着其他人一笑:“也是呀,走吧。”

        纱子躺在地上,忍着头部炸裂般的疼痛,装作晕过去的样子。

       “今天去哪里好呢?不如去昨天的漫画店吧?”希美抱着手臂,捏着自己的下巴,一副故作可爱的样子。

        “希美姐,你不怕开久组的人吗?被他们碰到就完了!”一个不良压低声音冲着希美说。

       “他们啊,抓不到我的。我知道一条秘密的道路。”

       希美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纱子,毫无顾忌地说: 

        “我们从吉野町走。”

 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吉野町......吉野町......


        纱子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。

 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不知道开久都会在哪里出现,纱子只得坐在昨天的那条街道附近等待,脚尖以急躁的频率敲打着地面。

        眼看天渐渐暗了下来,纱子心里闪过一丝失落。

        夕阳的光斜斜地洒下,铺就了金色的街景幕布。


        “喂,鬼鬼祟祟地在那里干什么呢!”突然间,一声带有挑衅意味的呵斥从身后传来,纱子猛地回头,发现是自己找了一下午的,开久的人。

        “啊......那个......”纱子局促地站起来,声音微微颤抖,咽了一口口水,才能继续说,“我是......来给你们送情报的......”

        “啊,是昨天那个人啊。”一个光头小弟指着她大声地说。

        不过站在人群前面的两个人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反应,只是皱着眉头,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“嗯”。

        “藤井希美她......她今天去了吉野町那里。”

        “这样啊……”金发少年挑起左边的眉毛,“多谢了。”

        眼看金发少年转身要招呼小弟们离开,纱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冲着不良们说道:“请等一下!”

        一众不良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这个脸憋得通红的少女身上,颇为壮观。


        “我......我......我今后也可以......向你们提供情报.......只是......”

        缺少底气,少女震颤着声音抖碎了空气里安静的尴尬。


        “嗯?”


       


【相良同人】成为不良少女吧 「2」

       藤井希美是申三女子中学的大姐大,身后跟着一帮不良少女,虽然整日大摇大摆地到处惹事,实际上却没什么本事,也不过是在学校里耍耍威风罢了。

        不巧,今年刚刚转去的苍本纱子,就因为不合群成了她们的戏弄攻击对象。

        日复一日,从谩骂变成了动手动脚,纱子越是沉默,她们越是猖狂,似是躁动的野猫衔住可怜的老鼠,便不再轻易撒口,盼她挣扎,又恨其反抗的勇气。


         每日的拳打脚踢,成了必修课。


         “看来你是知道了?”金发少年的声音拉回了纱子的思绪,“那么,告诉我们她在哪儿!”


         “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......”纱子小声地嘟囔着。

        金发少年轻哼一声,绕着纱子缓缓走着,用轻蔑的语气说:“那个女人,竟敢捉弄我们!来开久的地盘挑衅就算了,还到处打着开久的名号闯祸,说什么自己是开久罩着的人!怎么可能啊!”

        纱子静静地站着听,精神却有些恍惚。

 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难道刚才被她们提到脑袋了吗?


        这时,一直一言不发的黑发老大开口说:“你这么晚还在街上晃,而且制服上还有血迹,应该也是不良吧。藤井那种卑鄙的人可不值得你包庇。”


       “不是的,我......我只是......”纱子开始发晕,小腿不觉痉挛,“我只是......被她们欺负的人罢了......”


       “什么嘛......”金发少年失望地把头撇到一边。

       黑发少年盯着她略一沉思,把手搭在金发少年肩上,低声说:“看起来不像是在撒谎,走吧。”

      金发少年不耐烦地抬手招呼其他小混混,转身后还不忘抛下一句:“要是知道你隐瞒了消息,绕不了你!”


       纱子此时头晕目眩,还是不免舒了一口气。继而趔趔趄趄地向家里走。


      天已黑,稀星闪烁在云朵间。

      

      街道上。

      “还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呐。”金发少年低声骂道。


【相良同人/新人初投】成为不良少女吧 「1」

咳咳,这里是AKiNo∠( ᐛ 」∠)_

看了《我是大哥大》后,深深地迷上了相良,无奈粮太少,只得自己产渣粮吃( ・᷄ὢ・᷅ )新人初尝试,文笔不好,感谢指点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。

这是一片好久之前在B站产的粮,当时因为高考断更了,想再要重新填坑ʕ •ᴥ•ʔ顺便也把文搬到这边了,以后同人可能都发在这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 “喂,丧气妹。今天不会让我们失望了吧?”

        教室的角落,五六个不良少女渐渐将最后排的课桌围住。为首的,是一个顶着满头细卷的大姐大。

        课桌后被唤作“丧气妹”的少女,一言不发地低着头,厚厚的刘海儿几乎挡住了眼睛。

        “喂,你的耳朵聋了吗?  别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啊!”大姐大一把抓起她的刘海儿,暴躁地说。

        见她没反应,大姐大加重了手上的力道。

        拉扯带来的疼痛感令她嘴角抽搐,看来不说什么是不行了:“呐,像你们......这种人,也只有......冲我耍威风的本事......了吧?”。

        “少自以为是了!”

        “什么嘛!”

         几个不良少女被激怒了,全部扑了上去。


        为数不多的值日生,默默地走了,角落里的殴打,像是被空气隔绝。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 滴答......

         滴答......滴答......

        滴答......滴答......窗外,顺着水管滴下的水珠,砸入灰色积水中,其中倒映着的天空,颤栗着。


       苍本纱子渐渐恢复了意识,慢慢撑着地板站了起来,拿起被踩扁的制服包,一瘸一拐地走出教室。

        “呵,今天也不过如此嘛。”

        走出大门才觉天色已晚。阴云涂抹着天空,微弱的光渗过云层,在街道洒下一片灰蒙蒙的阴影。

        纱子机械地按照往常的路线走着,视线里却突然出现了几抹白色,还没等看清楚,肩膀已被人狠狠地掐住。“哪里来的小妞啊,啊,这不是三女的校服吗......呐,别急着走嘛……”

        正巧伤口被抓住,纱子吃痛地扭动着身体,肩膀随即被锁住,动弹不得。头不得已地低下,正好看清了对方的校服。

       糟了,貌似是开久......

       小混混推搡着她走向角落,力气之大容不得半点反抗。纱子正心里暗暗骂着倒霉,突然听到——

   

       “喂喂,开久的人都沦落到对女人下手的地步了吗?”

        “啊,啊......啊......老大!”小混混们慌张地喊着,纱子感到自己的肩膀被放开了,抬头一看,身边的小混混已低头退向了一边。而站在自己面前的,是一个身材高大威猛的飞机头少年和一个梳着金色大背头的少年。

       “老大,我们看她是三女的,想盘问她知不知道......”其中一个小混混小心翼翼地说。

        “啊,真的。”金发少年晃晃悠悠地走上前,满脸戏虐,气势咄咄逼人。他上下打量着纱子。“三女的话......你认识藤井吧?”

        “藤井......莫非是......藤井希美......”

        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一张嚣张的面孔和满头的细卷在晃动。

        可是,为什么眼前的不良少年会问起一直以来欺负着我的希美?